国内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本地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真人概况 领导机构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威尼斯人真人晚报新媒体
威尼斯人在线开户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app下载 威尼斯人真人棋牌 日报头条号 威尼斯人官网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威尼斯人真人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威尼斯人平台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赵亚东诗歌

来源:威尼斯人真人晚报 2022-09-02 字体:

  赵亚东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花城》《十月》《作家》《文艺报》《诗探索》《草堂》《长江文艺》等报刊。曾参加《诗刊》社第三十一届青春诗会,结业于鲁迅文学院三十一届高研班(诗歌班)出版诗集《稻米与星辰》《土豆灯》《石头醒来》等多部。获得第九届中国红高粱诗歌奖等多种奖项。
 

虎啸
 

  001

  东北虎,被遗落在群山中的神。虎啸苍生。狂啸,就是一首绝世的诗篇。

  在天、地、人之间拱起他们的脊背,托起有情众生与无情风雨。朗朗乾坤中的集大成者。

  那份坦然,不怒自威,来自于一个强者,藐视一切苟且和猥琐。他那抖动的胡须,他那眼眸深处的锐利,将穿透旷古的石头,与时间的呼啸。

  无需多言,面对那些弯曲的时光,和时光深处那些弯曲的生命,他的直接,他的坦荡终将被那些低矮的山与崇高的峰所膜拜——不是因为强大,而是因为正直。
 

  002

  高贵始终无需证明。正直不需要表演。威风凛凛,内心的城池固若金汤。大宇宙之无穷,小宇宙之浩瀚。一只东北虎,穿梭在两个宇宙之间。

  他会听见什么?当我们用铁甲一样的车辆包裹自己,去接近他的高洁。我们龟缩着前行,而他正俯冲而下,双眼中射出风暴和利剑。我们在为什么而胆怯?成为虎口之食,也许还不配。

  双目如炬,如电,如长剑无形,如大音无声。击中山中之树,和我们虚弱的骨血。他上天入地,水中遨游,穿行于我们的体魄之间。这些东北虎,他在暗示什么?正义,豪迈,那份面对人间无常与万世轮回的无畏。

  他还是在召唤,在涤荡我们,在洗清我们。这恨铁不成钢的山中大王,此刻寂然无声。

  003

  穿江,渡河,翻山,越岭。有时也在悬崖之上读天地万物,读心中的圣贤之书。在他们心中也有群山苍茫,也有大水泱泱,也有苍生的背影,也有读不尽的苍凉。

  在暴雨中扬天长啸,在暴雪中狂舞长歌。在立锥之地开疆拓土,在无穷天地固守真理。在一滴水中,养育日月;在一粒种子里,种下人间万世。他们仰头面对苍穹,向天神报告人间事,笑而不语。他们低头面对大地,向地神报告日月盈亏,金声阵阵。

  004

  雄虎筑巢,迎接雌虎。相亲相爱。冬末春初,我们也应该和他们如何相爱。

  在莽莽山林中,东北虎怀胎数月,孕铸新魂。血性刚烈,但也柔情似水。他们爱的不仅仅是一只幼虎,是自己的孩子。他们还深爱着卑微草木,一石一鸟,满腔热血化作无声的细雨,洋洋洒洒,无声无色,浸润天地苍生。

  在横道河子,我们看见一只年迈的虎,盘踞在高高的悬崖上。他寂然无声,仿佛天地之间雄伟的雕像。仿佛他已经自己进行了最后的凿刻,剔除了最后一块多余的血肉,只等返回众神的居所,以另一种方式乘愿再来。

  东北虎饲养员告诉我们,一只虎最长能有28年的寿命,比人类短。当他说出最后一个字,我看到他上衣兜里藏着的一根胡须在风中抖动。

  005

  为什么而战斗?即使在睡梦中,也要威风凛凛,也要豪迈不羁,也要震彻天宇。生命的傲然屹立。即使匍匐在大地之上,一只虎远比我们看得更高,走得更远……

  齿如短剑,爪如钢刀。敢于直面攻击,也善于打埋伏,在灌木丛中,在山林深处,一旦接近目标,便如疾风般横扫豺狼。方寸之间,也是无垠的战场,寸土不失,把山河大地含在嘴里,把正义举在头顶。

  山中岁月,东北虎才是最茁壮的诗行。他们永远都不褪色的金色披风,就是人间的光。

  006

  我们这漫长的一生,怎么会躲开狼的追击。我们的短暂的一生,怎么会躲开流星的捶打。我们低头的一刻,大地上长出草芥。我们抬头的一刻,群星辉映着东北虎神圣的目光。

  我们匍匐在泥沼中,双手抱紧自己的影子。我们一生都屏住呼吸,等待他们的接引。我们慢慢睁开眼睛,打开半个耳朵,听这人世的风声。只有他们的狂啸响彻天地之间,每一棵树都在唱和。乌云被撕开巨大的口子,月亮被反复地擦拭。

  突然不再感到恐惧,突然不再有咳血的阵痛。我们再也不怕遇见东北虎,这是山中的君子。而我们曾经怕遇见狼,狼是世间小人。

  同行的一位长者,长出了一口气。他说,人呢,要是能死在东北虎的手里,是幸运的,没准也能成为一个神。他还说,人呢,就怕被豺狼和虫蚁噬咬,弄得灵魂也脏兮兮的。

  007

  身在人间,魂在神址。人间狭促,东北虎只在海拔600米——1300米的山中行走。在高山针叶林地带或高深莫测的草丛中出没。有时,东北虎也走进村庄,问候独居的老人,抚摸做梦的孩童。他留下巨大的脚印,无边无际,又从脚印里长出河流和平原。

  在中俄边境,我们看见一只东北虎,正在仰天长啸。那份豪气,那份剑气,于内敛的光芒中穿透群山的脊背。在他漫步的丛林边缘,我们也看到了那些蒲公英,看到了手执灯盏的孩子们,正追逐着一只虎的光芒,眼睛里流淌着激动的泪水。

  008

  不因自身的庞大而藐视弱小。不因思想的锐利而藐视单纯。东北虎,从不需要一个固定的住所,永远不会为一个温暖的巢穴而羁绊。闻声而动,御风而行。独来独往的战士,行走于大山之间。那么善于独自穿越——风尘和人间的囹圄;那么善于独自思索——混沌和人性的驳杂;那么善于屹立和坚守,让我们无地自容。

  009

  在山里行走了一辈子的老人说,哪有东北虎,哪里就不会有洪水,家中不会失窃,孩子不会走丢,恶灵不会上身。我们行走在山中,带着世俗的渴望,东北虎侧身而过,收敛起自己的光芒。对于有杂念的人,东北虎是不会保佑他们的。

  东北虎的耳朵能听见最朴素的心,他的眼睛能看见最纯真的人。

  在一面盾牌上,我们看到了东北虎,那是年轻战士们,用他们来抵挡敌人的箭簇。那是母亲的孩子,用虎的神性来保佑自己的国土。那是悲伤的母亲,向神最深沉的致敬。

  010

  在丛林中飞翔,当神性的光辉映照万物,东北虎静若处子。在丛林中闪烁,当万物拥抱你的荣光,你是神祗。长歌行,短歌吟,永远是不需佩剑的勇士,那眼睛里喷射的火焰是地心的熔岩,是傲视群雄的热血,是笑傲江湖的坦荡,也是对我们人类最好的洗礼。

  每一声虎啸,都是洗礼,神的烛照,让人更像人。

  011

  将最深的思想深锁眉间,将最强的力量藏在深眸;最撼人心魄的一刻,是你沉默时的回眸。你从不许下诺言,你从不轻信赞美;你从不微笑,你从不表演高贵。歌唱,舞蹈。在群山中,真正的神灵,从来都是无声的。

  012

  你守着最后的家园,广袤的北中国,寒冷的北中国。当我们渐行渐远,变成没有故乡的人,你还踏着青松上的白雪,你还呼吸着林间的北风,你还托举着皓月和暖阳。

  从不藐视一切,又从不低下头去,站起来,就是一座巍峨的山,倒下去,就是温润的大地。

  无需在这一刻发出声音,因为他的声音已经浸润了苍生与万物。

  无需在这一刻光芒万丈,因为他们的光芒已经照亮了我们的远方。

  013

  穿过莽原的阳光,被纷飞的落叶剪得细碎,那孱弱的光打在你孤傲的耳畔。你眼窝里,为什么突然盈满了泪水。在边境线上,我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你悲伤。我从那些高飞的众鸟中得知了你的消息。你的口信儿,只捎给无言的赤子,你的苍凉必将交还给脚下的土地。

  水中的裂隙,印在你高蹈的额头,满山的花朵一起低下头去。你只能仰望苍天,你只能撕破一角天幕,让血哗哗地淌下来。

  014

  踏遍青山,人已老。第一个和东北虎对话的巡山人已经作古。他在临走前的最后一个愿望是能够和一根虎须埋葬在一起,这样野狗就不敢来盗取留在人世的肉身。

  正直的人不会恐惧东北虎。在每一只虎近1000平方千米的领地里,人们来来去去,采撷、打猎,常常与虎擦肩而过。正直的树木不会恐惧东北虎,在他们经过的林间,每一棵树都会把头抬得更高。每一棵草都不会恐惧东北虎,他们踏过的草地,会更加茂盛、坚韧。

  只有无私的东北虎才有权利去叩问。只有神勇的东北虎才配去追索。当一只虎,用他锐利的触须去亲吻大地,他一定是原谅了人类全部的秘密。

  015

  江山澎湃,大雪茫茫。山河寂静,大雨滔滔。东北虎,在江山与山河之间,独自面对大雨与大雪。洪流滚滚,东北虎在浊浪之间,独自痛饮。从不因繁华而让心灵纷乱,从不因利益而让灵魂迷途。

  016

  心是干净的,闻不惯兽类的气息,受不住落在头上的鸟粪、虫子。在茅草覆盖的山岗上,在溪流里沐浴……

  心永远朝向人类看不见的远方。

  或列队,向远方表达最深刻的敬意,或俯身凝望风声,都是一种献词,都是一种默契。

  虎踞。东北虎,永远拥有自己的家园。即使去流浪,也是带着大山行走。

  现在,栖息是因为更遥远的跋涉,只有让心灵安宁,才能在将来走得更远。

  在丛林中出没无常,我们很难与他相视而坐。是我们过于自私,侵占了虎的家园。

  017

  我在一场春天的大雪里看见你,在猎人的枪口里看见你,在跨国犯罪集团的货柜里看见你,在好人的泪水里看见你,在轮回的裂隙中看见你。

  神在人间,不需要说话。神到另一个世界去,留下他们的影子。神的影子也是神。

  如果此世还有一点点温度,那是你燃烧的热血,在最后一刻倾斜而出,烧成纯净的焰火,我们生生世世靠它取暖。

  018

  王者有爱,但是王者不需要爱自己。神有爱,神也不需要爱自己。王与神,同在一个庞大而健硕的身躯里。肉身只是一个色壳,你来来去去,挥洒自如。你不爱自己,你只爱我们,这些卑微的生灵。你恨铁不成钢。

  王者,神,都不会沉溺与爱的泥沼。东北虎,作为王者,你只能越走越远,留下你的子子孙孙,留下你众神的歌吟。

  019

  上山的虎是去学艺,下山的虎是学成归来。我们上山时,没有遇见猛虎,下山时也没有。那一刻,我们相信,东北虎正在神栖息的地方打坐。我们遇见的狐狸和野狗,我们遇见的豹子和雪狼,都是他来不及消灭的强盗。

  我们日行十里,心还在原地打转。东北虎夜行百里,心已经在无穷的远方。他们无所不在。从群山的每个角落,东北虎们共赴一场战争,心房里除了热血滚动,还有梦想和为人类收留的无尽的忧伤。站立,匍匐,腾空而起,每一次起落,都是天空之舞。他们站直了,就是人性的山峰,他们紧贴大地,也是最美丽的孩子。

  020

  一个鄂伦春人曾经与一只虎朝夕相伴。一双人类的手,曾握住东北虎那有力的四蹄。现在那个鄂伦春人已经老了,他再也走不出卡伦山村浩荡的大雪。他说,王者也内敛、多疑,王者也会分外小心。越小心就越强大。他曾经看到东北虎把虎崽藏起来,然后出去寻找猎物。他静静地守在远处,凝神静气。当东北虎叼着猎物返回,在山岩间左冲右突,如洁净的闪电般迅疾、利落,一点痕迹也没有。

  我也曾在东北虎林园里看见当群舞的东北虎,为一只小小的猎物而欢娱,巨大的铁笼里乌云滚滚。狭小的空间里,水深火热。

  和东北虎在一起的人,也是神的侍从。我想起那个鄂伦春老人,他心里一定也有一只猛虎,尽管他再也走不动了,但是此刻,他心里的虎已经冲破了肋骨,此刻正在人间巡视。

  021

  东北虎,曾游荡于整个亚洲。啸傲星月轮转之间,腾跃与江河汇聚之时刻。从盛大到衰落,皆因人类的子弹,射向神的肩膀。

  明月升起,星斗黯然。在林梢上起舞的东北虎,突然凝神远方,发出渴望的、忧郁的长鸣。神灵不能暗示给我们的,一只东北虎发出浩渺的灵音;神灵不能抒写的,东北虎正在长空挥舞无形的大笔,镌刻永恒的铭文。

  022

  在水边,我看见一只东北虎,在默默地祈祷。你相信吗?一只虎的祈祷,可以写成一本神秘的书。在两块巨石之间,我看见两只东北虎,相对而坐,秋风穿过他们无声的誓言,流云擦过他们的耳畔。他们偶尔也会流泪,但不是因为悲伤,偶尔也会沉寂,但不是因为落寞。

  我们善于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却又漏洞百出。东北虎从来都是一览无余,坦坦荡荡。虎任何时候都不怕袒露自己,当一束光穿过裂隙徐徐而来,虎感到了快慰,虎将行走得更快。

  023

  我在昨夜的梦里,还看见你哭泣。东北虎,你为什么而流泪?一只虎的泪水,可以淬炼成钻石,也可以打磨成月亮的眼睛。

  而人类的泪水,在不断地发霉,成为阴影的一部分。

  你的泪水,要洗净全人类的泪水;

  你的悲伤,要洗清全人类的悲哀。

  024

  濒危野生动植物国家贸易公约的附录里,我看到了东北虎的名字。濒危。多么让人心疼的信息。如果有一天,人类也成为濒危的物种,那我们的诗行,读给谁听?

  东北虎,每一次踏雪而行,都是一首最坚韧的诗歌,每一个词语都写就悲悯。每一次在雪中长啸,都是对我们最深沉的呼唤。

  当我们在完达山、老爷岭、张广才岭寻觅你们的足迹,却不曾感受到你们的气息。神拒绝与人类对话,神的心事,人类不懂。

  在深不见底的黑夜,星群隐去面孔,我们只能在虎的内心去寻找光明的一瞬。

  025

  诗人用笔写作,偏居自己狭隘的一隅。东北虎用冷峻的目光刻画,山河大地,无所不在的诗意,与虎有关。

  东北虎,写一首诗,却不留一字;唱一首歌,却不发出声音;爱一座江山,却不去占有,活一辈子,就那么二十年。东北虎,心灵朝向大地,眼睛永远流淌蔚蓝。

  人与神的区别,就在于人能时时看见自己,而神却不能,神只照看众生。东北虎就是守在我们身边的神。

  026

  在大山深处,不经意间邂逅在水中腾跃的东北虎。不是一只,不是两只,而是一群,是一个部落,正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那金色的毛发,融于水;那潇洒的身姿,融于江河。

  大水无边,大水养育王者的骄傲和自信。在水中神游,向每一滴水布施神性。在风中闪转腾挪,向每一阵风布施智慧。

  027

  我知道自己,无论遇见谁,在生与死之间,都没有一双手,会在我的肩头轻轻拍打。我知道东北虎,面对生死,会淡然一笑。不过是一扇门,不过是来来去去,潇洒,不羁。我亲眼看到一只东北虎,一头扎进漫天的大雪中。雪,那么白;血,那么红。肩胛上的伤口,喷薄而出一场浩瀚的诘问。

  我也听见曾经的枪声穿越世事,抵达你身体里的结晶,那么猝然,生和死都那么平静,平静得让我们战栗——东北虎,没有生,也没有死。

  如果遇见虎,遇见王者的诘问,我们该如何回答?

  028

  从不因孤独而无所适从,从不因形单影只而失落落魄。一身坚硬的骨头,一袭精神的甲胄。存在无需证明,更不需要谁来读懂他们留在峭壁上的齿痕。那远古的印记,横亘万年的长矛,在山中岁月闪烁着凛冽的光。

  东北虎,从未老去,在时间之外,俯视轮回路上的背影和背影上长满的青苔。

  只有你,能让我们把头抬起。但是你也孤独、忧伤,有时候像一个孩子,有时候像一阵风。

  029

  雪白的胡须,可以刺进太阳的心脏,可以缝补苍天深处的裂缝。雪白的肋骨,可以筑起一座城池。那锐利的眼神可以一片片切下来,种在土里,种在月亮上。东北虎,他们的狂啸早已经种在大地的深处,长出一个民族的骨气,长出毁掉的家园,长出残缺的星球,长出一个春秋大梦,一片光芒四射的粮食和水晶。

  030

  用金黄的披风照亮昏暗的夜晚,用坚硬的骨骼为我们支撑塌陷的山峦。用你的毛发磨砺成利剑,劈向僵死的纪年,用纯粹的呼吸点燃人类的灰烬。在下山的路上,用你一个俯冲,把枯萎的江流激活。用你的一声咳嗽,把我们掀翻。

  031

  在茫茫林海中穿行,比在人海中行走更轻松,更无拘无束。战胜一座山,战胜走兽,比战胜狡猾的人类更容易。在连绵的长白山,在混交林和阔叶林中的山崖间,在山坡石砬子里,我把人的名字刻在石头上,当你经过时,用你的目光为我们加持。

  在人世行走多年,我已经残破不堪,急需得到神的开示。我在你的蹄窝里修行,把自己反复地拆解,让每一块骨头都被你的气息重新冶炼。

  032

  东北虎,更忠实于感觉。北方的莽莽山林,万物等待苏醒,等待神的召唤。守望与矜持,仰望群星,苍穹上的闪烁。袒露,坦荡,坦率与坦诚,不屑于用人类的语言唤醒苍茫,不屑于用人类的眼神呈现宽广。大地还未起伏,你已经蓄满力量,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醒来。

  033

  人类在自己的模式中退化,这是聪明的悲哀。你在自己的强大中升华,这是智慧的结晶。整个世界都在你齿尖上,整个人类都在你的脊背上。翻山越岭,为我们寻找灵魂的豁口,而不是身体的缝隙。

  一切将如幻灭。不明不灭。不悲不喜。唯有你永恒,唯有你的气息永恒。所有的生灵懊悔不迭,唯有你傲笑着远去。

  034

  孤独的王者,耳边的风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和那些悄悄哭泣的人。只有星辰依旧闪烁,伴你一路风尘,在被雨水洗过的日子里,你的呼啸越加锋利而明澈。可是有谁将这些声音种植在血液里?可是有谁将你的足迹放大成山脉和河流?

  青山拥抱着雾霭,你踏着晨露奔向远方。

  035

  在风雪中凝望永恒;在山林中守望故土。故土正被吞没。面对渐去渐远的家园,面对越来越疼的树,王者也曾伤怀,不因自身的强大而藐视燃烧的雪。踏遍青山,东北虎不会变老,而我们还没走完四季,就凋萎了。风声起时,他的神勇悲壮,永不会暗淡。真正的强者,灵魂是不灭的。背负苍天,但从不卑躬屈膝。厚厚的雪野,是梦的故乡。你可曾听见,可曾看见,可曾梦见——东北虎,也曾在梦中向人类讲述永恒的历史。

  在这严冬中,为我们炼制春天的影子,用它永不熄灭的精神之火。

  036

  一张纸有多重?问问你面前的青山就知道了。

  一滴水有多重?问问你面前的湖泊就知道了。

  一个人有多轻?问问你行走的风声就知道了。

  那额头的“王”字,是更大的神所铸就。王者之风,王者之道。那高扬的臂弯,那锐利的眼神直逼苍穹;那不屈的斗志,那傲骨,来自心灵大道,来自造物的神奇。凌空飞翔,随意的舒展和卷曲,随意的一次俯冲,都是整个大地在起伏。

  虎虎生威,虎在吞下猎物的那一刻,也吞下了山河——这渺小的一切。

  037

  把一本书反复翻阅,把一座山反复踏过。那么静,那么重,那么多年的沉寂,那么多年的隐忍,只为化作每一个冬天的漫天大雪。

  东北虎正在渐行渐远。那么静,一点声音都没有。一只东北虎的呼吸,就是整个世界的呻吟。不崇尚权威,不对强者献媚,也不会无端攻击弱者。东北虎找不到真正的敌人,他们不怕覆灭,不畏惧沉默。真正的不死,是散落于天宇。

  人类过于表达自己,所以当人类频繁地开口,世界就是一片污浊。人类的敌人永远是自己,是一次虚无的旅行中走丢的影子。

  038

  东北虎的饥饿是全人类的饥饿。

  当整个天空被乌云遮盖,你嘶啸的声音划破苍穹。当整个苍穹因你的怒吼而战栗,我们回到了最初的世界。

  那歌声,那过去的征战,将被天空所赞颂。当春天来临,万物在春雷声中醒来,东北虎,你更遥远的未来和永生。萌动的春草可以替你表达真情,而你的梦呓注定是无声的箴言。

  王者的孤独是整个宇宙的孤独。王者的爱注定无声。

  039

  你的孩子,你的山峰,它们在一起成长。你的梦想,你的青春,它们在一起燃烧。从没有干涸,你的心浸润天下苍生;从不会凋败,你的心温暖山川河流。腾跃,用利爪抓捕野猪、马鹿、狍、麝,有时也抓住呼啸而过的风和群山的灵魂。

  叼着山峦,奔跑在乌云之间。

  040

  从春天到夏天,从酷暑到严寒,我和东北虎从没有分离过。他们仰望苍穹时,我将双手种进土里,他们俯瞰大地时,我将眼眸投向天空。

  将要到来的,早已经被东北虎所预料。在无数次的撕咬中,竭尽全力,在无数次咆哮中,镌刻诗歌。

  我们孱弱无力,只能在一小块土地上种下你骨头里的精髓,然后我们相互对视,泪流满面。

  041

  在横道河子,我曾邂逅一只东北虎。他独自漫步于岩石上,有时独自驻足,凝望着灰蒙蒙的天空。他踩踏着冰冷的石头,石头的心在微微跳动。独自面对群山和万物,东北虎就是这一切的主宰,但是他从不发出声音。

  我也曾经在无垠的雪野上遇见三只小虎,这三个小哥们、三个小王子、三个内敛的大诗人。此时无声胜有声。金色的披风,滚动着风的歌吟;深邃的目光,深藏着亘古的沧桑。

  满腔的抱负,满腔的热血即将喷薄而出。绝不在沉默中死亡,但是一定会在沉默中爆发。

  042

  紧紧地靠在一起,就是一团永不熄灭的火焰。升腾或跳跃,一抹无暇的金色云朵,在尘世奔徙,那歌唱的鸟儿伴着他一起跋涉;那跃动的山峦,与他一起浪迹。

  把一朵花读成整个春天,把一棵树读成整个森林。把一棵小草举在掌心,把一座山默诵成整个宇宙。东北虎,山中之王,天地间的强者。最真实的信仰,是善;最强大的力量,是忍;最持久的激情,是爱。东北虎的眸子里孕育着万顷波涛和茫茫众生。

  043

  仰天长啸的东北虎,那独自高歌的战士,在冬天的原野上,在雪的光芒里卧薪尝胆。

  生命因壮美而求得永恒,灵魂因坦荡而求得圆满。在群山之间,做最完美的自己。在天地之间,做最刚强的汉子。只有你,让我们低下头去。我们在心中一遍遍默念的名字,一次次呼唤着神祇。那跃起的一刻,引领我们飞升的荣光。


编辑:韩敏

威尼斯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