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本地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真人概况 领导机构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威尼斯人真人晚报新媒体
威尼斯人在线开户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app下载 威尼斯人真人棋牌 日报头条号 威尼斯人官网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威尼斯人真人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威尼斯人平台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苏小青诗歌

来源:威尼斯人真人晚报 2022-08-05 字体:
      

  苏小青,中国作协会员,诗歌作品发于《诗刊》《星星》《山花》《作家》《诗歌月刊》《红豆》等。


       雨中鸣奏
 

  钢琴潮湿,声音如从前
  如从前的深情,从前的荒谬
  一个疯癫的情种被坏血病折磨着
  吐血,弹琴,死去

  雨不停歇直到地球毁灭
  我爱你也是如此
  我爱你在雨水中,在潮湿的黑夜
  与我的幻觉难分彼此
  地球大洪水融入绝情句

  一点一滴
  仲夏夜的碎片砸向百年前
  沉睡的琴键,我又一次荒唐地做梦
  去擦拭他绝望的余音


      孔雀
 

  最后一只,哀鸣的孔雀
  在火焰的丛林中,孤独地
  寻找世界

  往昔的落日中
  挥散不去的彩色光影
  我苦恋的美人
  变成了云

  孔雀的国度毁于
  那场愚昧的自杀
  舞者,在自己的身躯上舞蹈
  太阳之下,她们皮肤掉色
  脱落成大地的斑驳

  男人们和我的爱人举起火把
  照耀黑夜的火
  包容了所有命运的秘密
  不假思索,女人们长出了翅膀
  她们一代代幻想的遥远异乡
  结满邪恶的龙牙

  最后的孔雀,我的女儿
  在火焰的灰烬上
  学习了古老的舞蹈
  只有她,和我从未触摸过的
  长裙,和我从未触摸过的
  世界,走向一只古老的
  挽歌


      无题
 

  我走了很远,无情的你
  我穿过一面蓝色镜子,孤独向我问好
  我开始学习另一种语言
  写下只存在于远古或未来的情感

  然后安静地睡了一天
  孤独陪我入眠
  葡萄已长满水池
  钟表停息,影子挡着秋千

  葡萄在我体内腐烂,用幻觉清洗
  我要说出的语言,只有离开的人
  才能够理解,我走了很远
  去理解我自己


       山顶
 

  冬天有三千座愁山
  分别锁住了三千个美人
  有三千棵树在高高的山上
  对应着三千个夜晚的星辰

  冬天有三千种悲伤
  化作三千只飞鸟从而构成
  一种绝对美好的思想
  有三千颗种子
  埋藏在三千只吃掉的苹果上

  我是三千个我自己
  我是我的国
  我是我的情人
  和孩子
  我是我的人民

  我是三千个僭越者
  为自己守卫三千座庄园
  在黑夜,我思念三千个地方
  三千种家与流浪


      有猫咖啡屋
 

  咖啡溢满清白的杯子
  一幅抽象水彩
  香烟笼罩无邪的房间
  瞬间便是印象派

  星星的轨迹椭圆
  梵高骄傲的夜晚
  落叶划痕在空气中如同
  马蒂斯舞动的剪影

  城市窗子是蒙德里安
  广场风筝是胡安·米罗的
  只有一个场景我永远不懂
  就是街上慌不择路的人形

  坐在这间名叫“有猫”的咖啡屋
  城市顿时归于宁静
  屋子深处有棵百年大树
  枝繁叶茂,无欲无求


       冥想
 

  夜,我与自己下棋
  冥想气息招来雨。
  雨滴趴在窗上描出细细掌纹
  是谁的?我不问
  ——我为自己斟酒
  招呼远走的光晕和光晕里的人
  我看着另一个很像自己的人举着旗帜
  扫荡在夜深。
  灵魂踟蹰的证据观众从来不信,
  没有带伞的侦探摔倒了律师。
  关于记忆的储存,陪审团无法判定
  而我说出的话无法被法官采纳,
  仿佛是个沿着尘世边缘行走的人。
  没有人向我走来
  ——光着脚丫的幽灵,你好!
  尽管你身份令人悬疑。
  我呼唤她,同时听见她呼唤我。
  她唤我的小名,那么快乐
  以至于我回复她只剩下:嘿!
  小名的意义就是一扇可以躲藏的门
  一旦我进入,夜雨就温柔如春。
  那蜡染的植物,那沉静的器皿,
  它们的气息和味道我熟稔。


      眩晕的木马

  获得解脱的旋转木马,试着
  在草地上行走。行走,跌倒
  孩子们去扶他

  榫卯和齿轮有点松动,油漆有点脱落
  最重要的疾病,是面对直线时的难堪
  他眩晕,怀念那个圆
  走走停停,永远

  无法走远
  我不知道它留恋什么
  也许担心没有人收养它
  但草地清香的绿色只能观看
  饥饿的木马,愚蠢的木马
  为什么不去寻找草原

  快走,快走吧,我喊,自由的木马
  但它沉默着,这次停了更久的时间
  我无奈地离开它,忘记它,直到某天
  我看到草地上的夜火
  它已被什么人点燃


      林中路
 

  走过无数遍笔直的林中路
  白桦树每长高一米,就多出十只眼睛
  默默看我,我听不出它们话语
  错认为上个时代的故事
  关乎理想光芒如何倾泻而下
  沐浴的人被爱情唤醒

  无数人无数次
  经过公园曲折小径
  白桦树上无数名字已模糊不清
  像一个个放大的裂痕
  无法被剥离也无法回归
  又像同一种陌生的爬行动物

  陌生到熟悉,是另一种知觉
  我已猜错太多名字
  处暑以后凉气升,开始有树皮剥落
  满地的燃烧是注定
  火是这个世界巨大的舌头
  它扫荡了公园于是有了林中路


      芭蕉心
 

  谁令我堆积情感
  又掩饰?
  芭蕉宽肥,慵懒,无心
  风雨至。无数次坍塌四散
  仍逃不掉叶脉
  丝丝缕缕
  铺成绿林与江湖水
  女儿昨日,留住雀啼留不下颜色
  儿女今日无所归,各自飞去
  为一人痴迷所删节的传奇
  耗费夜太黑
  直到白色阵雨,分开春的踪迹
  像分开奏鸣不息的时代旋律
  我醒来时
  旧人间已告辞


编辑:张桂娟

威尼斯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