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本地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真人概况 领导机构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威尼斯人真人晚报新媒体
威尼斯人在线开户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app下载 威尼斯人真人棋牌 日报头条号 威尼斯人官网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威尼斯人真人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威尼斯人平台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邓醒群的诗

来源:威尼斯人真人晚报 2022-05-27 字体:

  邓醒群,广东紫金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全国公安签约作家、摄影爱好者。
 

    春天,一座村庄的记忆

  举溪,一座石门
  孤独地在荒草丛中,眺望
  春天。当年事,今朝事

  欲说还休。风车,吹尽了浮华
  收获异样的风光。空空的躯壳
  是否,等待下一场的秋收

  酒瓮,盛满了水,另类的芳香
  溢满老屋。静静地等待
  它想把阳光灌醉

  石磨,磨遍了五谷杂粮
  磨尽了人间的甜酸苦辣。如今
  磨不碎一粒尘。推磨的人不再来

  蜜蜂箱,圆的,方的,木质的
  竹制的,可以见证前人
  比蜜蜂还勤快,手工比蜜蜂采花

  还细腻。蜜蜂,飞走了
  老屋也爬满了蜘蛛网
  灰色的瓦,摇摇欲坠。叫春的麻雀

  懒得招呼来访者。只有
  梁上的老鼠惊惶失措地躲闪着
  新年,在举溪这村庄。我

  一个外来者。读到了桃花,李花
  枝头长的嫩芽,这些新鲜的事物
  或许,都不曾新鲜过

       三月三

  在这个日子,拜谒春天
  扣不开百年老屋紧闭的大门
  石街上野草竞秀

  想化作一只蚂蚁从门缝中进入
  去造访活着的断墙。屋檐下麻雀在笑话着我
  惟有风一直理解我的愚蠢

  留不住渐远的春天,误入歧途也只能继续走下
       宁愿被夏天的阳光灼焦
  三月三

  历史的故事与神话的传说,挟裏着多少荒谬与滑稽
  对所有的故事都信以为真,如深信春天是万物之灵

  阳光不在风雨后,也不在风雨前
  青蛙在水中交配,那是自然使命

  三月三,众神出巡
  赐予生也赐予死,村口
  送葬的队伍在鼓乐声中行进

  有些花不是在这个季节开的
  但,它偏在这个时间开放
  三月三,有些错也是本色

       从村庄走过

  春风从远方吹来,阳光收起最后一束光
  原来,来时路已经不是归时途

  村庄,暮色。田园的秧苗正在成长
  蛙声一片。往事如歌,烟窗飘不出百年前的炊烟

  小河的水沿着弯弯的河道,向远方流去
  自由自在,经年不息地滋润着万物

  老牛喘着气,走过石街
  踏、踏的蹄声,它想用这样的方式唤醒

  沉睡着的祖先灵魂。轮回的尘世在不经意间
  否定,肯定,去伪,存真

  针针见血,隐藏的光泽
  能见度,不在于表面,而这个村庄

  我见到夜幕下的瓦面,有着厚重的光影
  繁星照耀,村庄一片宁静

       失败者

  扯下旗子,桅杆兀自悲伤
  战争从来没有因为有人投降而
  止步,血染出孤独的色彩
  骨头刻上名字。一生的失败

  墓志铭,无需写上太多的文字
  如果我死去,什么都没有必要留下
  包括讣告都不用发。无声无息地
  离开。不要让世间的囂尘干扰
  安静的灵魂

       山间即事

  面对山间的一朵不动声色的花
  我不知所措,花间的秘密深藏不露

  山风,把满山的叶子吹得坐立不安
  埋伏的剪子,剪断了白鹇的一只脚

  白色的羽毛散落一地。逃离夺命
  现场的它,也如我一生败退不堪

  不敢妄议岁月的生存法则,约定俗成的规矩
  出世入世的不二法宝。喊山的人沉默了多少年

  山歌就被唱得变调多少年。山间即事
  与紫金唇舌兰谈命运,风流云散一洞天

       巷子,回荡着多少走过的脚步声

  拒绝回忆,是一厢情愿的事。新街口
  无法逃过不断被更新的命运
  敲打洋锡的手艺人,试图用锤子来证明
  祖宗的工艺不会死亡,不是所有人都认可
  他呈堂的证据。一棵榕树,演绎着经世的神话
  木棉树,每逢春天开满火红的花
  如高擎的火把。重见,昔日蓉江书院的油灯
  及秋香江的渔火。码头堂。两座祠堂倚角相望
       百年来相看两不厌。工农兵饭店和百货店
  供销社改头换面了。上市场、下市场被拆除
  那座异域风姿的老房子,不知还能坚持多久

  水泥覆盖了旧石街。历经沧桑的石头蒙头入睡
  从此,不担心谁的脚步会踩痛它的肌肤
  关于圩镇由来的典籍。纸上,犹存的片言只字
  语不能详。开圩始祖柯姓的祠堂。它
  一度是开庭审案判曲直的地方。被拆重建,不再姓柯
  协益祥商铺,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虽然已经鲜为人知
  但,抗日歌剧字字如刀,句句如雷。如今在广场上
  只要用心去聆听。那悲愤而激昂的歌声
  还在风中回响。“蓝塘大众剧社旧址”的
  石碑,在杂草丛中观天数星星。雕刻石碑的人
  刻痛了石头。不知,是否也刻痛了
  人心

  巷子,回荡着多少走过的脚步声
  先贤、革命者、凡夫俗子心中都有梦
  改天换地是理想,三餐温饱是生活
  那些走遍天涯海角的脚步声。从未消失
  或魂归故里,或在一首歌词中回响
  龙山中学的校歌是最好
  见证

  水井头的井被盖住,旧教堂的门紧锁着
  鲁班庙已经成为平常百姓家,关帝庙香火不息
  米行街、老草行、太行街、老围,街巷相连
  迂回,无序,又章法有度,从不堵塞。幽会、私奔
  街头巷尾,朝云暮雨。听惯升头小民的段子
  离经,背道。才子佳人诗云子曰的做派
  真情,假意。官商都有两张脸。呼邻唤友
  市井嘈杂,萝卜、青菜、茨菇、蕃薯
  蓝塘土猪肉、三黄鸡、咸鱼的味道,穿肠过肚
  街头小店,凉粉、清补凉,上一份叉烧粉
  炒一份石螺,来一钵蒸鸡饭,一碟牛肚生
  再来半斤老酒,竹壳茶,防病治病
  吆喝声,彼起彼伏,溢满每一条街巷
  柴米油盐酱醋茶。人间天堂
  悲苦,自度。巷子

  回荡着多少走过的脚步声
  声声悦耳,声声入梦

       深山里的晚餐

  一米一饭,一青菜,一木耳
  都来之不易,亲手摘,动手煮

  柴火煮的饭菜,香喷喷的,飘向天空
  在山里的深处,几个人围着桌子

  无拘无束,畅谈山里的故事
  老虎姐婆,山大王食油豆腐

  讲到精彩处,笑得泪直流
  他们说,你们这些人好有趣

  没有忘记他们。彼此都是老百姓
  相见欢,甚投缘。挂在墙上的簑衣斗笠

  这些老物件在诉说,前世与今生
  风吹叶子动,千山舞。蝉,歌声嘹亮

  夜渐深,风渐凉。山里人家。不争,不执著过一生
  此时,我。听到夏虫尽情地唱着山歌


编辑:张桂娟

威尼斯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