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本地澳门威尼斯人平台官网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 澳门威尼斯人平台 威尼斯人真人概况 领导机构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日报数字报 晚报数字报 新媒体公众号
威尼斯人在线开户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新闻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app下载 威尼斯人真人棋牌 日报头条号 威尼斯人官网 日报公众号 晚报公众号 威尼斯人真人新鲜事儿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网  >  威尼斯人平台  >  澳门威尼斯人娱乐

唐冰炎的诗

来源:威尼斯人真人晚报 2021-05-28 09:51:43 字体:

  唐冰炎,高校教师,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诗歌诗评散见于《诗歌月刊》《海燕》《岁月》《江西日报》《星火》《创作评谭》《中国诗影响》《浙江诗人》《安徽诗人》等刊,入选《中国民间短诗》《2018江西诗歌年选》等选本。

  往事

  屋后院子里

  大片金色的向日葵盛开

  夕光里,我紫葡萄般的女孩

  像一匹红色小马驹

  欢快地向我奔来

  无数七彩蝴蝶落在梧桐枝头

  你浓黑的羊角辫击打着

  旋转的一束束阳光

  我听见叮咚叮咚的脆响

  仿佛一粒粒鸟鸣在清晨的

  玻璃窗上跳跃

  我登上屋顶的木梯

  看群山雕刻云朵的骨骼

  记下一块石头怎样一步步

  挪向湖心

  极简美学

  鸟群从远山牵来暮色

  光开始忽幽忽明,惊搅了一河红鲤

  一动不动的是马头墙

  以一级一级向上的姿态,固执地顶起那轮落日

  古徽州的婺源,请递我一束黑白色的针线

  我要缝补骨头里思乡咬蚀的空洞

  青石小径向里,你的孤清

  早已败给无法反驳的尘世,于是

  我拒绝娉婷的旗袍,摇曳的纸伞

  如你从前深隐江南,以黑白对峙琉璃与朱门

  此刻,只有我的影子,单纯干净

  月色下,配得上这极简的水墨空灵

  晒秋的女人

  层层叠叠,像我们渐深的想念

  螺旋升起的,是晒匾

  是瓦檐,是梯田

  篁岭的晒秋,美到让你流泪

  红椒,紫茄,青豆角,黄玉米

  晨光里,女人铺开了

  大片的明亮

  她,白衫素裤,如屋角一枝

  半枯的马兰菊

  这盛大的仪式,让她的样子

  显得拘谨而慌张

  我想,此刻

  她更需要的是

  一声吼叫

  野性的,愤怒的,酣畅的

  至少,让山对面的古牌坊

  震上一震

  火焰

  一朵火焰

  让黑暗成为人间另一种

  美好的事物

  它用绽放赞美黑暗

  它把深遂哲思冥想

  注入黑暗的灵魂

  它发出光从黑暗根部

  拔出本属于我们生命的

  一部分缝合一些隐痛的旧伤

  一朵火焰

  一生都在跌跌撞撞地跑

  跑不出宿命中一个

  又一个不完满

  它用它的不完满

  爱黑暗的不完满

  爱不完满人间的

  我们卑微胆怯的不完满

  一朵火焰

  在黑暗的低处颤抖

  给予黑暗和黑暗中的我们温暖

  又在黎明的风里

  沉默地退走

  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每一朵火焰

  都有一个孤独的灵魂

  也有猛兽不驯服的暴脾气

  它歇斯底里地爱

  歇斯底里地愤怒

  它开着黑暗里最绚丽的花朵

  星空下——给女儿

  和星空一起,我们推开山谷之门

  谁的手伸入云中,翻动了时间咒语书

  无数金色蝴蝶,在晚秋的旷野飞起

  像神撒落人间的音符

  你轻轻说,听,星子在风里踮着脚

  正走过我们身下的草地

  环佩叮当,芳香四溢

  你如此爱这幽暗里的微光

  一如它克制地爱这黑夜的神秘

  天幕外的远方,雷霆低低嘶吼

  你将驾着那匹小兽,穿过

  花径、荆棘、明媚、血泊、美好或疼痛

  而我会笑着守在你盛开的诗句里

  一遍遍地旋转这只沙漏

  五月的河流

  五月,大地重归秩序

  河流是时间在尘世的模样

  它沉默着,把天空擦得透亮

  这个躁动的季节,该如何收拾心情

  总有过去卡在时间的闸门

  像那些咬住河岸的石头

  没有人知道,一条河流的终点

  疼痛与苦难无法抵达,美好也一样

  神赐予我们秘方

  治愈这个飘摇的人间

  天空之镜

  祁连雪峰之侧

  我见到了比雪更纯粹的白

  眼前这美得令人心碎的盐湖

  与天空浑然一体,四季

  只开一种白色的花,叫做云朵

  一粒白盐

  反复练习消亡与重生

  在枯萎与苦涩里提炼出光

  我确信,这万顷如镜之湖

  是千山间最澄明的隐士

  站在镜子里,我们没有什么秘密

  心脏里的黄金,骨缝里的淤泥

  胸膛里的马群或石壁

  风吹去书页里所有的虚词

  一朵云便盛开在了

  我的肩头

  大地

  它很老了

  一转动,浑身吱吱咯咯响

  草木鸟兽人,都有一张前世的脸

  死去的和未来的都是故事

  有人背一篓蒲公英登上了雪峰

  他没生出鹰隼的翅膀,不归乡

  月圆夜,在一小片乌云下

  赤身和自己的影子格斗

  有人搬进九十九层高楼

  他把闪电养在鱼缸

  用酒杯收集半夜的碎月光

  喂不知来历的云雀

  他们似乎有过故乡

  一个地图里的名词

  大地上寻不到,也许在梦境

  又或是来自奶奶的虚构

  他们翻着中世纪的画册

  若有其事地给孩子讲童年

  那时的老牛,脖子戴着蝴蝶的项链

  夏夜,苞谷哗哗地灌着浆

  灰蛾在星星里围出从未见过的

  神秘图案

  大地真的老了

  耳朵有些背

  听不清时它就眯起眼

  它看过了太多轮回

  旧陶罐

  有太阳时,它读河水上每一瓣落花

  数光撒落一地的碎片

  雨雾时,它听对岸寺庙的钟声

  默默打坐、诵经、祈福

  有孩子白胖胖的小手

  掬起它身体里的云朵、星星、月亮

  有女人或枯瘦或肥厚的手

  撕开夜色,抛入一些不知名的事物

  它越老,越旧,越像一尊

  泥土生出来的佛

  敞开身体,收下人间所有悲喜


编辑:王晨昊

威尼斯人平台©